听风茗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回复: 11

[心情走笔] 父母的爱情——献给我天堂的父母亲

[复制链接]

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第九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圆心挂饰心蝶流苏紫蝶流苏心蝶坠第十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

鲜花(139) 鸡蛋(0)
发表于 2019-11-27 11: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3.8K

欢迎你光临听风茗雨!请你注册加盟本论坛!请你登陆浏览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父亲出生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母亲则是三十年代末,他们之间有着差不多一圈的年龄差距。这样的婚姻组合,别说当时,就是现在,也是很正常的结合。

  那个时代出生的他们,熬过了童年时的战乱,走过新中国成立后的饥荒年,再到后来的田地分家到户,做了土地的主人,可以说是受苦最多,变化最大,经历最复杂的一代人了。我父母亲的前半辈子,就是从这样艰难坎坷的生活中走来的。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体会过贫穷的人,是很难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的。我小时候,就是在父母亲为百事哀愁,为生活平凡琐碎事儿吵闹,在俩人磕磕碰碰中走过的。在我渐行渐远的童年记忆里,有他们为小事的争吵,为家庭困境的唉声叹气,也有他们互相扶持,风雨共度的温暖画面。而在这些回忆中,我只想采撷美好的一面,记取父母亲之间的暖与甜。

  如果跟父母亲这辈人说爱情,未免太奢侈了,所谓的爱情,只存在于传说中,或小说的故事里,要么柔情如水,要么轰轰烈烈。而我的父母亲年轻时,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几个孩子张开嘴巴就要吃的。天天挣扎在贫困的生活环境里,连一家人的温饱也得不到保证,拿什么资本来谈爱情。可他们在细水长流的平凡日子里,相处的很多细节,都让我很感动,至今想起来心还是甜的,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我的父母亲都相扶相携地走完这辈子,践行了两个人的白头之约。

  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大家人窝居在平房里,一面不到屋顶的土墙,隔开了我们与父母亲的房间。有时我偶尔在凌晨三四点醒来,依稀听到父母亲低声说话的声音,他们说着家庭小事儿,商量着田地活儿的分配工作,哪里应该除草了,哪里应该施肥了,哪里应该翻地了等等。而我记忆最深的是在冬天,母亲生理期的几天时间里,无论屋外是寒风凛冽,还是冰霜冷雨,父亲都会在这个时间点,摸黑爬起来,轻手轻脚地去厨房里,用瓦煲给母亲焗鸡蛋姜末饭。父亲做这个饭,很有讲究,也很细心。

  他先淘好米,用油盐稍微腌制会儿,再加上水,放在炉里生火煮。他趁着饭没熟这个空隙时间,把生姜用刀背跺成姜末,在米饭快熟的时候,揭开瓦盖子,把姜末铺在上面再盖上瓦盖。然后去火,焗上十来分钟,把姜与米饭充分搅拌均匀,再取来一个大陶碗,盛一半的热饭在碗底,然后,磕两枚鸡蛋在碗中间,淋上几滴花生油,撒下几粒盐花,把蛋黄用筷子搅散,平铺在饭面上。再迅速添满热饭,盖上盖子,又一个十来分钟后,饭的腾腾热气,就把鸡蛋焗熟了,父亲就端到房间里,让母亲坐在被窝里趁热吃完,接着又睡。

  过去很多年了,很多童年时的记忆也渐行渐远,越来越模糊了,可我一直记得父亲做这碗焗饭的香味。淡淡的姜末辣味,与鸡蛋香油融合在一起的浓浓香味,隔着一面不到顶的间墙,钻进我的鼻孔,特别诱人。记得我在第二天起床后,也问过母亲:为什么昨晚半夜,父亲给您做饭吃了。这时,母亲仿佛暂时忘了生活中的困境,难得一脸幸福地说:你父亲说我怕冷,在凌晨吃姜末蛋焗饭驱寒,也有营养。

  小时候的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三更半夜父亲不睡觉,顶着严寒,爬起来给母亲煲饭吃。慢慢长大后,我才明白过来,那是不善言辞的父亲,对母亲深深的爱。那时候,我们家里穷,父母就靠着几亩薄田,维持一家人的基本温饱,除了耕田种地的收成,和母亲偶尔把地里吃不完的瓜果蔬菜,挑到镇上去卖掉,换回几张少得可怜的钞票外,家里再也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拮据得很。

  我们一家人吃的都是地里种的菜,除了逢年过节,或家里来客人时,母亲会杀只家养的公鸡外,平时餐桌上,都是地里长出南瓜,我们就吃南瓜,长出冬瓜我们就吃冬瓜。贫穷,让我们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与权利,而在凌晨时,冒着严寒为母亲做的一碗姜末蛋焗饭,是父亲能给母亲最深的爱了。也许,父亲穷其一生也不知道什么叫爱情,只想着,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竭尽全力给予母亲最好的一切。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并坚持了一辈子。

  那时候,我们家没有燃气炉,没有电饭煲,做饭,烧一家人洗澡的热水等等,全靠土灶头大铁锅,而所需要的燃料,全部都是母亲与姐姐们,在秋收过后上山砍的柴,割的草。那会儿,农村家庭都差不多一个样,都要割草砍柴当燃料,所以,村庄附近的地儿山坡,都被割得干干净净的。母亲只好与村里的伯娘婶婶们结伴,到更远的山坡去割草了。

  母亲总是很“贪心”,上了山,看到满坡的草,抓起草镰刀就放不下了。她拼命地割呀割,等到同伴们招呼她下山时,就匆忙把割下的草,绑成两大捆,用两头尖的竹担挑,一头穿一捆吃力地挑回家。上山割一趟草,要在天蒙蒙亮时出门,到午饭时刻,才能回到家。很多时候,因为母亲太“贪心”了,她割的草往往比别人多,而她身材又不高,挑草负重下山,要停歇好几回才能到家,这就造成了她比同伴们,慢好几个节拍了。

  每次父亲看到邻居的婶娘们割草都回家了,一问之下,才知道母亲还在半路上。每逢此时,他就会放下手上的活儿,沿着割草的路线,去接替母亲。接过母亲肩上的重担后,父亲总是快步在前面走,母亲跟在后面,一前一后地回家了。在饭桌上,父亲心疼地责怪母亲说:叫你不要割那么大捆,你就是不听,这两捆草比你体重还要重,你怎么挑回来,明天不准割这么多了,会累死你的。

  此时,母亲会委屈地低下头,轻声反驳说:你以为我不累么,可是,秋冬趁天晴,不割多点草攒着,等到春天雨水多时,家里就没草可烧了,咱们一大家子人口,烧的草要比别人家多很多呢。父亲听了母亲的话,就不忍心再责怪她了,只是重重地叹息着。也许,父亲比母亲更清楚,在贫穷与残酷的现实生活面前,上老下小,都依靠着他们,他们连说声累,道声苦的资格都没有。

  母亲说的也是事实,她不但要保证我们家有草可烧,还要供给我奶奶与叔叔家烧的。当时叔叔单身,与奶奶住在一起,可奶奶年纪大了,割不了草,叔叔是个男人,不管这些事。奶奶家没草烧了,就直接到我家的草房里搬,这好像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事了。所以,为了保证两家人在春天雨季时,不至于没草烧饭,秋收过后,割草就成了这个时间段最重要的活儿了。除了下雨天,实际上广东的冬天很少下雨的,母亲会天天与婶娘们,或带着姐姐们去山上割草,直到堆满草房,母亲才能安心。

  在我印象中,父亲对母亲的关爱,早已融入到了平凡生活的点点滴滴里,而母亲对父亲的体贴,也是毫不含糊的,在一朝一夕,一粥一饭的细节里,如细水长流般,绵长而温馨着。自从我懂事,有了记忆以来,父亲一直是我们家里,最忙碌的人。他每天都是天蒙蒙亮就起床忙活了,他像只旋转的陀螺,天天有干不完的活。母亲起床后,会做好早饭,放在锅里温着再下地干活,父亲忙了一圈回家,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了。

  在夏收秋播的双抢季节,他们俩都忙得脚不着地,走路跟风似的。无论再怎么忙碌,母亲总是抽空为父亲熬一锅绿豆沙或是薯粉羹放凉,等父亲空了到家时,喝上两碗解解暑热,再接着忙。父亲也心疼着母亲,挑稻谷,扛谷包等需要体力的重活,也舍不得让母亲干,说她女人家的,哪有这力气。那时我们还小,也干不了重活,几亩田打下来的稻谷,全靠父亲的肩膀,从田里扛到晒谷场,晒干了又扛回家,父亲的累,可想而知了。

  母亲能体会到父亲的累,父亲也能理解母亲的操劳,他们俩就是这样,在风风雨雨的人生路上,互相体谅着,熬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日子。后来,我们渐渐长大,姐姐也出去打工,帮扶家用了。家里的生活环境渐渐好起来,餐桌上也能常常见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鸡鸭鱼肉了。可母亲省吃俭用惯了,她还是舍不得吃,每次有好吃的,总是让着我们,等我们都吃饱了,她才把剩下的吃完。

  我们都知道她的性子,也就故意留下很多肉菜给她吃了。可父亲看不下去,就心疼地责怪她说:端上来时,热乎乎你不吃,老是放凉了才吃,这样哪还有营养呀。母亲也不生气,只是低声说:难得有好吃的,让孩子们吃个够吧,我们家穷,孩子们没少受苦,我吃什么都可以的。父亲拿她没办法,只能一次次地罗嗦,母亲也就一次次地重复着上面那句话。他们俩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无伤大雅地吵着闹着,一起走到几个孩子都各自成家了,俩人也两鬓白发,双双进入晚年生活了。

  父亲原本坚挺的背,驼了,母亲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们日渐苍老,身体大不如前。家里的大部分田地已经荒芜,没耕种了,三餐粗茶淡饭也基本上有保障。我们都劝父母,耕田种地,忙了大半辈子,应该好好歇歇,不要再逞强去种地。可父亲闲不得,就在离家近的地里,种香蕉,种水果,种红豆,种玉米等等。我每次回去看见他扛着锄头,蹒跚走路的样子,我就很生气,对他说:您要吃什么,我去买,当我求您了,您别去地里干活了行吗,万一摔伤了怎么办?

  父亲看着我,憨憨地笑着说:这么好的地不种,太可惜,太浪费了。此时,母亲会瞪着他,恨铁不成钢地嗔怪道:种了一辈子地,你还没种够么,那你就去种吧,现在到处是荒芜的好地,你有能耐就多种点。种到自己都动不了,你就死心了,你可别叫我去,我这辈子可干够活了,现在老了,不想去干了。父亲望着她,无奈地摸摸头上的白发茬说:你不想干,就在家里坐着吧,我又没叫你去干活。

  其实,母亲就是嘴硬,刀子口豆腐心,话是这么说了,可等到下次,父亲扛着锄头出门下地时,母亲还是会挽个簸箕,嘀嘀咕咕地跟在他后面,一起去地里,拔那些长在作物缝隙里,天天拔不完的野草。她这么跟着去的原因,并不是她想去干活,只是她想去陪着父亲,怕他一个人在地里闷了,也怕他一个人出了意外,万一真的摔倒了什么的,也没有人看见。于是,他们经常还像年轻时一样,一前一后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只是,他们的脚步,再也生不起风了,慢得让我心疼。

  父亲是个爱凑热闹的人,晚年生活中,除了下地干活,他最喜欢的就是拿把长柄遮阳伞,去镇上赶集,可遮太阳可挡雨,走累了还可以当拐杖。母亲则喜欢在家里待着,哪也不去。父亲每次赶集回来,都会给母亲带点好吃的,比如云吞,面包,点心,小饼干等等。而母亲总是一边吃一边责怪他浪费钱,家里有饭吃,买这些东西干嘛呢。好心买回来,还得不到母亲一句好话,父亲又嘀咕了,说什么以后都不给你买了,可下次还是一样买了。这些话儿,就像当年饭桌上那两句,在他们相处的日常里重复循环着。

  后来,父亲身体越来越差了,去赶集的路上,要经过大马路,车来车往的,我不放心,开始要求母亲看紧父亲,不准他去赶集了,要吃什么我去买。可父亲不听我的,还是依然去镇上,他的理由是,现在能走路不去,到以后走不动时,想去也去不了。我责怪母亲不拦住他,万一他走路太慢了,哪位司机开车分神了,我真的不敢想像那个画面。这时,母亲就很委屈地冲着我说:他有手有脚的,我怎么拦住,难道把他绑起来,还是关在屋里,锁上门呢?你这么有能耐,你天天来看着他,别到时候他真有个什么闪失,你还怨上我了。

  听着母亲孩子气的话,我也无可奈何,一点办法也没有。再后来,父亲真的如我所愿,不去种地,也不去赶集了,我再也不用一边在家里忙着事儿,一边担心着,怕他在赶集的路上,会突然出个什么意外了。可是,我的心却因此更痛,更加不安了,另一种担心,让我寝食难安。因为父亲他真的老了,身体越来越虚弱,连走路,都走不远了,然后,没过多久,他又吃不下东西了。他的生命开始了倒计时,一点点地消耗着,属于他的最后时光。他也许是料到了自己大限将至,时不时地对我们交待着后事。

  他忧心忡忡地对母亲说: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家我不担心,我就是放心不下你。我哪天真走了,你也别难过,人老了,总有这么一天的,你要好好过下去。你记住呀,有病有痛,别像以前那样自己硬扛着,要跟孩子们说,让他们带你去看医生。需要什么,想吃什么告诉女儿,让她们给你买,别不开口,你不说她们怎么知道呢,养儿防老,用在一时,你别老担心麻烦她们了。你一辈子都那么胆小,又怕黑,房间不亮灯,你都不敢走进去,电闪雷鸣时,你害怕得睡不着。冬天来时,你连棉被都不会套,你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我走了,你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可无论他如何舍不得母亲,他还是丢下母亲走了。送走父亲后,母亲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生活也失去了主心骨。她不知道自己每天应该怎么过,只是经常坐在门前葡萄树下的石凳上发呆,她旁边的位置,再也没有父亲了,空空的。我隔三差五地回去时,看到母亲这么坐着的一瞬间,心底就涌起了无限的凄凉,心疼的感觉,让我好像被一口气堵着,快要窒息了。

  我走过去,坐在以前父亲坐的位置上,轻轻搂着她的肩膀,依偎着她,与她闲聊着。母亲常常提起父亲,说他的好,他的累,他的苦,说他种的南瓜,又大又圆;说他有次种了棵很大的粉葛,两个人合力挖了半天,才挖出来,抬回家一过称,有二十多斤重,他挑到集市上去卖,人家都不买,嫌太大了,不知道怎么吃完。要知道,普通的粉葛只有三四斤,偏大的也就五六斤,父亲种的二十多斤重呢,小家庭买回去一个月也吃不完。后来,父亲说一位饭店老板买走了,他才不用挑回家。

  母亲慢慢回忆着,细细地说着她与父亲一起走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母亲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然后,我们都不说话了,葡萄树下,只剰下我们母女俩相依的身影,无声的哭泣与泪流。再后来的后来,父亲离开四年四个月零六天后,母亲也走了,她走得很突然,也很决然。没有留给我们侍候床前,端水喂饭尽孝的机会,就迫不及待地去另一个世界,与父亲团聚了。到今天,母亲走了已经整整九个月零十三天了。

  也许,于她而言,走了也是一种解脱,母女连心,我知道,父亲走后,她太孤独了。那种孤独,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无所依靠,而是由心底深处生出的孤苦伶仃。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老伴老伴,就是老来的相伴,那是多少儿女绕膝也代替不了的陪伴。父亲不在了,母亲的心也空了,过日子也只是一天天地混着。这几年来,在她脸上基本看不到笑容,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尽可能抽空过去陪她坐会儿,聊几句闲话。

  可我也有自己一家事儿要料理,有孩子要照顾,能陪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人生很多时候,会陷入无可奈何,与无能为力的沼泽中,无法自拔,对于母亲,我就是在这种自责无助中沉沦着,挣扎着。其实,自从父亲走后,我就更加珍惜与母亲相处的分分秒秒,我怕她会在某一天,如父亲一样离我而去。我天天晨起祈祷,晚晚睡前念经,只求仁慈的菩萨,保佑我的母亲平安健康,多陪我几年。母亲突然发病时,我又对着天地祈祷,誓愿说愿意用我的十年寿命,去换母亲多活一年。可是我的诚心,没能感动天地,仅仅几个小时,母亲就走了,中午还能吃能喝,能说能走的母亲,晚上就与我阴阳两隔了。

  父亲与母亲,苦了累了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福,这是我到现在想起来,还盘桓在心头的,余生都无法释怀的痛。身为女儿,我欠他们的实在太多太多了,今生已无法偿还,来生愿化身牛马,报答父母厚恩。回顾父母这一辈子,与他们命运紧紧相连的字眼,我唯一能想到就是苦与累。而在这苦累相随的一生中,他们能互相包容,互相体谅地相伴到老,也算是不幸中最大的幸。

  以前我不明白,后来我懂了,凌晨时分母亲吃的那碗香喷喷的鸡蛋姜末焗饭,与盛夏时父亲回家端起就喝的绿豆沙,足以支撑着他们走过艰难的日子,奔向有无限希望的未来了。虽然他们偶有吵闹,可父亲终究是用心疼着母亲的。在临终前,他还在担心着母亲打雷不敢睡,冬天不会套棉被。无论过去多少年,满头白发的母亲,在他心中依然是那个需要他照顾的小女人。这伴随彼此一生的爱,是每对平凡夫妻最美好,最圆满的结局。母亲今生得夫如此,她该知足了。

  记得有句话说:我们每个人来到尘世间,都是半个圆,只有找到自己生命中的另一个半圆,人生才能圆满。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幸运,顺利找到自己另一个半圆的,有些人,耗尽一生也找不到,依然过着残缺的人生。尘海茫茫,相识不易,都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古话也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有缘结为夫妻,更是千年修来的缘份。

  红尘路远,生活不易,人生有春夏秋冬,有四季冷暖。愿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半个圆,从此风雨相携,阳光共享。愿所有的生命,都被世界温柔以待,愿所有相爱的人儿,都被命运宠爱着,从青丝到白头,从青年到老年,一生一世一双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践行白首不分离的契约。
  
后记:我写过很多与父亲相关的文字,也写过很多与母亲相关的文字,唯独没有写过关于他们俩的文字,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写着痛着回忆着,很多次泪水模糊了视线,我抽张纸巾擦去眼泪,继续敲键盘。因为,我知道我一旦停下来,就没有勇气继续敲下去了。有些事,想起时不做,也许以后都不会做了。就像现在,我想写他们俩的心,是如此强烈,不惜痛着泪流着,一点点地去回忆让我揪心的画面与细节。自虐也好,自讨苦吃也罢,反正我就是想写,有些痛,嚼着嚼着,也能品出最初的甜,如此简单,就够了。谨以此文,献给我天堂的父母亲,愿他们天堂安息,久安长宁。  

楼主热帖欣赏

鲜花鸡蛋

云中月  在2019-11-27 18:24  送朵鲜花  并说:非常感谢你给社区带来经典的作品!

活动精英(14圣诞迎新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一届舞会“童话情人梦”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2015三羊开泰贺新年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幸福中秋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2坛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一季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二季活动纪念)心蝶坠

鲜花(906) 鸡蛋(1)
发表于 2019-11-27 13: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天堂的父母亲,愿他们天堂安息,久安长宁。。。
泪如雨下般读完了这篇文字,在雨的文字里一同思念故去的亲人~
我们有同样的经历,记得小时候,半夜,正睡着,就会突然闻到大米的香和炒菜的香,然后,就会起身跑下楼去问娘亲为何半夜做饭~
娘亲会叮嘱幼小的我,天明,她要出门,饭给我准备好,下了学,自己回来吃~
如今再也回不去了~

活动精英(14圣诞迎新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一届舞会“童话情人梦”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2015三羊开泰贺新年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幸福中秋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2坛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一季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二季活动纪念)心蝶坠

鲜花(906) 鸡蛋(1)
发表于 2019-11-27 13: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抱,雨,我们节哀~要更好的生活着,珍惜与关爱身边的亲人及友人,有多少爱就给予多少爱,给予最纯粹,最美好的爱~

活动精英(14圣诞迎新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一届舞会“童话情人梦”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2015三羊开泰贺新年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幸福中秋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2坛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一季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二季活动纪念)心蝶坠

鲜花(906) 鸡蛋(1)
发表于 2019-11-27 13: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一世一双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喜欢且向往着这样的爱情~

活动精英(14圣诞迎新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一届舞会“童话情人梦”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2015三羊开泰贺新年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幸福中秋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2坛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一季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二季活动纪念)心蝶坠

鲜花(906) 鸡蛋(1)
发表于 2019-11-27 14: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珍重,天冷,安暖~

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第九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圆心挂饰心蝶流苏紫蝶流苏心蝶坠第十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

鲜花(13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4: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年 发表于 2019-11-27 13:43
问候天堂的父母亲,愿他们天堂安息,久安长宁。。。
泪如雨下般读完了这篇文字,在雨的文字里一同思念故去 ...

抱抱流年,童年时的记忆,扎根在心里,将伴随我们的一生。

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第九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圆心挂饰心蝶流苏紫蝶流苏心蝶坠第十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

鲜花(13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4: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年 发表于 2019-11-27 13:48
抱抱,雨,我们节哀~要更好的生活着,珍惜与关爱身边的亲人及友人,有多少爱就给予多少 ...

嗯,一切都过去了,只是突然想起没有写过父母的事儿,现在写出来了,也是了了一桩事儿。

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第九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圆心挂饰心蝶流苏紫蝶流苏心蝶坠第十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

鲜花(13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4: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年 发表于 2019-11-27 13:49
一生一世一双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喜欢且向往着这样的爱情~

这样的爱情真的很美,也让我们感知到人世间最有意义一面。愿天下的有情人儿,都被宠爱着。

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第九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圆心挂饰心蝶流苏紫蝶流苏心蝶坠第十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

鲜花(13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4: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年 发表于 2019-11-27 14:06
雨,珍重,天冷,安暖~

抱抱,我们都要好好的

活动精英(乡村爱情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将军在上”诗词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二季活动纪念)论坛帅哥12周年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一季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听风庆迎春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6光棍节活动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庆生活动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如果爱”同题活动纪念勋章)活动精英(2015三羊开泰贺新年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听风第二届舞会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4圣诞迎新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欢乐国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幸福中秋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一届舞会“童话情人梦”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胜利日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2坛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

鲜花(1121) 鸡蛋(1)
发表于 2019-11-27 18: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活动精英(乡村爱情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将军在上”诗词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二季活动纪念)论坛帅哥12周年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7射雕英雄传第一季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7听风庆迎春活动纪念)活动精英(16光棍节活动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庆生活动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如果爱”同题活动纪念勋章)活动精英(2015三羊开泰贺新年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听风第二届舞会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4圣诞迎新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欢乐国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幸福中秋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第一届舞会“童话情人梦”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5胜利日活动参与纪念勋章)活动精英(12坛庆活动参与纪念勋章)

鲜花(1121) 鸡蛋(1)
发表于 2019-11-27 18: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中!

活动精英(第七届联谊舞会舞会纪念勋章)第九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圆心挂饰心蝶流苏紫蝶流苏心蝶坠第十届舞会纪念纪念勋章

鲜花(13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8 12: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中月 发表于 2019-11-27 18:25
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嗯,那一辈人的爱情,简单而幸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听风茗雨